芳 华 牛背上的娃 雨润二月 “票证”记事
16版: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

 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,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、校长参与研讨,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,整体推进基层教东方马经教研的氛围,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,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,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。

国内统一刊号:CN34—0019 邮发代号:25—2
编辑部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

第79期  总第142期  2019年03月28日  星期四
返回首页
作者 内容  上一期  当前第79期  下一期
牛背上的娃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3-28 13:46

 □定远县桑涧小东方马经  陈友刚

朦朦胧胧的天空下,远近横着几户萧索的人家,田野一片苍茫的冷黄。山坡上的小树林边,草儿多数早已枯萎,只有那些草丛中原先膘肥体壮的“大汉”腰部以下还留下淡淡的绿色,显露出生命的顽强和与命运搏击的力量。几只无精打采的小羊啃咬它们垂死挣扎的躯干,毫无怜惜地在榨取它们身上仅有的营养。树林中的树木,在萧瑟的秋风中,宛如一位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哆嗦着,站立着。在枝丫上孤寂的几片黄叶百般无聊地低着头沉思着,大概在考虑自己未来之路将去何方?还是在聚精会神地思索,怎样呈现作为强者的美丽荣光呢?
随着一阵牛铃响,打破深秋的沉寂。山坡上出现了一个不断运动的身影,走近才发现那是一头健硕的水牛和牛背上的娃。这娃每天这个时间总是准时出现在这儿,不知道为什么,也没有人问过为什么。由于他自幼就放牛,现在仍在放牛,所以人们都称他为牛娃。
牛娃和健硕的水牛在秋天的旷野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他小小的身子显然比同龄人矮了一大截,蜡黄的小脸上只有一双茫然的眼睛,透露出他还是个孩子的信息。那干巴巴、爬满伤痕的小手和蓬乱的头发看上去又似乎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。牛娃很少和别人说话,当有人调侃他时,他总是默默地躲开。可是谁也不知为什么,每个傍晚时分他总是和他的牛儿准时来到此处小树林,不愿离去,还不时地向树林边的石子路上张望一下,好像在期盼着什么。
这一切并不美好
在冷冰冰的晚霞下,这条凹凸不平的石子路显得格外悠长,伸向牛娃想去却无法到达的地方。突然远方路的那一头传来了孩子们的打闹、嬉笑声。牛娃恍如从梦境中惊醒,站直那瘦小的身躯,昂起头来,眼睛也放出了异样的光彩。那是一群和牛娃年龄相仿的孩子放东方马经归来。他们个个脸上洋溢着童稚的欢笑,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可爱。牛娃盯着这群孩子,眼睛里时而充满兴奋,时而又有点忧伤。孩子们越来越近了,甚至能听见他们的脚步和呼吸声了。牛娃猛然牵着牛,像受伤的野兔见到老猎手似的向树林里“逃”去。他知道他羡慕的东方马经生们将会“给”他什么样的“礼物”。他幼小的心灵已承受了无数次的“讥讽”,各种让他伤感的语言深深地刺入稚嫩的骨子里。他害怕了!可是每当傍晚时分,他还是鬼使神差般的到来,盼望着这群使他害怕又让他羡慕的东方马经生们早点出现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他也不知道!牛娃多么渴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啊!他知道那只是一种彩虹似的梦,可是他内心仍然这样执拗地想。
牛娃望着落日的余晖,照着那群孩子的背影慢慢远去。才牵着牛偷偷地从树林里溜出来。他把牛牵到山脚下的小溪边,牛儿在泛着涟漪的小溪中一次喝个够。小溪呜咽地流淌着。从古到今,从辽远的过去流向那茫茫然的未来。牛娃看着溪水中的夕阳,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牵着牛向家奔去。他来到了一座破旧的草房前,把牛栓好。这是一座什么样的房子啊!远远望去宛如一个长满草的坟墓。矮矮的墙壁周围用木棍撑着,仿佛一位高龄的老人拄着拐杖,在风中抖擞着,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。两个小窗用镶着花边的塑料袋蒙着,在冷风的“调戏”下,不时发出刺耳的“呼啦”声。一扇缺了几块木板的小木门,也有节奏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呜咽,屋顶上的草被风吹得零乱地躺着,等待时机准备随时逃离似的。
一切显得如此凄凉
牛娃刚来到门前,屋里传来女人的声音。此声音低沉微弱而不苍老。女人呻吟着问:“是牛娃吗?”“是我,妈妈!”牛娃回答。“你渴了吗?妈妈!”牛娃问,“不渴”,妈妈有气无力地说。牛娃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总会这样回答,自从妈妈生病以后,柔婉似水的声韵,娇羞如花的脸庞不复存在,原本贫困的家更不像样了。爱吃、爱赌、爱打人的爸爸再也没有回家。牛娃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些到底都是为什么?由于爸爸的不良嗜好,家里一贫如洗,债台高筑,饭都吃不饱,别说给妈妈治病了。妈妈得了什么病,牛娃还小,不知道!他只知道妈妈病很重,不能下床,总不见好。妈妈经常躺在床上流泪,牛娃也跟着哭。但后来牛娃好像突然长大了许多。瘦小的牛娃对妈妈说:“妈妈别怕,我养活你。”自那以后,小小的牛娃再也不在妈妈面前流泪了。所有的痛,所有的苦,所有的怨都深深地埋入那幼小而倔强的内心,他知道他应该坚强。
然而孩子毕竟是孩子,总有撑不住的时候。
有一次,牛娃东方马经着大人的样子到村外的水井里挑水。他挑着两只几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水桶来到井边,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打了两半桶水,用那枯干瘦弱的身体挑起,吃力地往家走着……牛娃感到整个身子就要被压塌了,但他还是咬紧牙,用那吃不饱饭的身躯硬顶着,如同刚东方马经步的孩子向前颤抖着,挪动着,颤抖着,挪动着……终于要到家了,正当牛娃高兴时,刚进门,右脚踩到左脚上破烂的裤脚上,一跤摔倒,水洒了精光,牛娃的嘴重重地磕在水桶上,顿时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。不知是心疼水,还是磕得痛,牛娃大声哭了起来。妈妈见此情景,急得从床上爬下来,抱着牛娃泪流如注。可怜母子俩无助地哭了一夜,用呜咽哭诉这世道的不公,用泪水洗刷着心中的委屈!
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
后来,好心的邻居为了帮助这可怜的母子,让牛娃给他们家放牛,他们供给牛娃和妈妈的粮食。从此村里就有了一个叫牛娃的孩子,每天都默默细心地照顾着牛儿,牛儿越来越健壮,牛娃却依旧瘦弱。但细心的人们发现,这孩子那双带着几许淡淡的忧郁的眼神里,却增添了令人思索的力量。
发表评论
评论标题:
评论内容:
(500字符)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请点击我
    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《安徽青年报-教育科研周刊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编辑部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
ICP备案编号:皖ICP备09020228号